加工中心

公司的產(chǎn)品有:數控銑床、數控機床、型材加工中心、cnc加工中心、龍門(mén)加工中心、鋁型材設備、加工中心、長(cháng)軸加工中心、鋁加工設備、立式加工中心、臥式加工中心、數控加工中心

行業(yè)新聞

經(jīng)濟第一大省有懸念!江蘇超廣東僅一步之遙

相較于廣東的兩極分化,江蘇是全國均衡發(fā)展的典型,它的城市梯隊結構組成了一種群狼式的完美陣型?;浱K的你...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(yè)>>新聞資訊>>行業(yè)新聞>>經(jīng)濟第一大省有懸念!江蘇超廣東僅一步之遙

經(jīng)濟第一大省有懸念!江蘇超廣東僅一步之遙

來(lái)源:PRATIC 普拉迪 點(diǎn)擊數:2709次 更新時(shí)間:2024-05-31

  “相較于廣東的兩極分化,江蘇是全國均衡發(fā)展的典型,它的城市梯隊結構組成了一種群狼式的完美陣型?;浱K的你追我趕和交出的成績(jì)單,不是取決于模式優(yōu)劣,而是取決于自身調整能力?!?/span>

image.png


  持續多年的“粵蘇之爭”,出現了一些懸念。

  今年一季度經(jīng)濟數據顯示,江蘇的GDP增量和增速雙雙超越廣東。其中,GDP增速領(lǐng)先了1.8個(gè)百分點(diǎn);在江蘇猛追下,粵蘇季度GDP差額,縮小到只有500億元左右。

  一時(shí)間,江蘇趕超廣東的聲音不絕于耳。

  自1989年開(kāi)始,廣東的經(jīng)濟總量已經(jīng)連續34年保持第一。如今,經(jīng)濟第一大省的稱(chēng)號,就要易主了?


  01

  歷史上,廣東并非一直都是經(jīng)濟第一大省。

  1978年,廣東經(jīng)濟排在全國第五,而彼時(shí)的江蘇位列全國第二。乘著(zhù)改革開(kāi)放的東風(fēng),廣東一路超車(chē),在十年后的1989年,開(kāi)始拿下GDP霸主的頭銜。

  盡管在超越江蘇之后,廣東一路狂奔,穩坐經(jīng)濟第一大省的位置三十多年,但粵蘇之爭的故事,并沒(méi)有走向終結。兩大經(jīng)濟強省的你追我趕,也成了坊間這些年津津樂(lè )道的話(huà)題,一些網(wǎng)友甚至吵得不可開(kāi)交。

  從一季度數據來(lái)看,廣東能否持續保持領(lǐng)先,變數更大了。

  而回顧近幾十年的數據會(huì )發(fā)現,江蘇反超廣東,并不是一種虛幻的想象。

  比如,在2013年到2015年,江蘇和廣東的差距,一度縮小到3000億元上下。不過(guò),在新冠爆發(fā)前的2019年,廣東再次發(fā)力,將差距擴大到9000億元規模。

  但2019年,也成為粵蘇之爭一個(gè)小小的拐點(diǎn)。

  此后幾年,江蘇的GDP增速連年領(lǐng)先廣東,二者的差距逐漸縮小,一直到今年一季度,廣東只剩下500億元的領(lǐng)先優(yōu)勢,經(jīng)濟第一大省的地位岌岌可危。

  廣東這幾年沒(méi)跑贏(yíng)江蘇,原因并不復雜:新冠以來(lái),全球供應鏈被切斷,作為外貿第一大省,廣東的經(jīng)濟首當其沖。

  現在,新冠雖已結束,但經(jīng)濟全球化遭遇“脫鉤斷鏈”沖擊,供應鏈重構,這給外向型經(jīng)濟特征明顯的廣東,依舊造成了不小沖擊。

  這一點(diǎn),我們看看廣東幾個(gè)頭部城市的進(jìn)出口數據,可以說(shuō)是一目了然。今年一季度,除了深圳同比增長(cháng)高達28.8%外,東莞同比增長(cháng)只有0.6%,廣州是1.7%,佛山則是同比減少33.1%,堪稱(chēng)斷崖式下滑。

  當然,還是那句話(huà),一季度數據的參考意義有限,不排除下半年廣東發(fā)力,繼續拉開(kāi)優(yōu)勢。不過(guò),至少從當前數據看,江蘇離反超廣東確實(shí)又近了一步。


  02

  粵蘇之爭之所以備受關(guān)注,不僅是因為“一哥”之爭天然具有話(huà)題度,更在于,廣東和江蘇所代表的兩種發(fā)展模式,在全國有相當強的代表性。

  粵蘇之爭,也是模式之爭。

  如果我們將視角放在城市首位度的層面,可以看到二者的明顯差異。

  經(jīng)濟強勁的廣東,坐擁廣州、深圳兩大一線(xiàn)城市,擁有珠三角這個(gè)強大的發(fā)動(dòng)機,源源不斷地虹吸全國的經(jīng)濟資源,實(shí)現集聚效應。

  在產(chǎn)值的空間分布上,廣東是高度集中的,珠三角九市的GDP全省占比達到八成左右。但與此同時(shí),粵東西北由于地理、區位的限制,成為了發(fā)展的洼地。

  像河源、云浮這些城市,GDP只有千億出頭,廣東省內的貧富分化程度,是全國最嚴重的地區,沒(méi)有之一。為此,省會(huì )廣州不得不進(jìn)行持續的財政輸血,扶持兄弟城市的發(fā)展。

  相較于廣東的兩極分化,江蘇則是全國均衡發(fā)展的典型,它的城市梯隊結構,組成了一種群狼式的完美陣型。

  作為經(jīng)濟第二大省,江蘇沒(méi)有一線(xiàn)城市,但擁有五個(gè)GDP萬(wàn)億城市,數量全國最多。

  2萬(wàn)億檔有蘇州,1.5萬(wàn)億檔有南京和無(wú)錫,萬(wàn)億檔有南通和常州。GDP倒數第一的連云港,也有4000億多,放在廣東的21市中,可以排到第六名。

  如今的江蘇,被稱(chēng)為是最散裝的省份,蘇南、蘇中、蘇北等地能形成散裝的分立格局,前提是它們的發(fā)展水平都不差。蘇中、蘇北的GDP全省占比都超過(guò)20%,誰(shuí)都有不服氣的資本。

  所以,不像蘇南蘇北人那樣“掐來(lái)掐去”,廣東的珠三角和粵東西北根本就“打”不起來(lái),畢竟經(jīng)濟層面是全面碾壓——經(jīng)濟上沒(méi)有話(huà)語(yǔ)權,本地人都跑去珠三角打工了,怎么可能會(huì )散裝得起來(lái)呢?


  03

  為什么廣東和江蘇,一個(gè)集中到過(guò)頭,一個(gè)均衡到極致?

  一個(gè)重要因素在于,粵東西北有地理阻隔,廣州歷史上就是通商口岸,深圳是特區、改革開(kāi)放的前沿,在對外貿易過(guò)程中,擁有先天優(yōu)勢,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的發(fā)展,廣東的經(jīng)濟產(chǎn)值自然集聚到廣深領(lǐng)銜的珠三角。

  改革開(kāi)放后,江蘇鄉鎮企業(yè)異軍突起,“蘇南模式”的逐漸成型讓江蘇經(jīng)濟駛上快車(chē)道,同時(shí)也造就了發(fā)達的縣域經(jīng)濟。

  江蘇是百強縣數量最多的省份,僅僅是昆山一地的GDP,就超過(guò)了5000億元,直追廣東的惠州。

  可以這樣說(shuō),同樣是改革開(kāi)放,同樣是招引外資,廣東是以珠三角單核驅動(dòng),尤其是廣州和深圳,來(lái)作為資源配置中心,吸引全球的技術(shù)、資本等資源要素。

  江蘇則完全不同,省內沒(méi)有這樣一個(gè)強大的資源配置中心??h域經(jīng)濟發(fā)達的城市,自身實(shí)力都不弱,接入全球分工,全憑各自的本事。就算需要一個(gè)中間樞紐,那也是上海,而不是南京或者蘇州。

  這種集中、均衡的差異,跟兩省所處的區位相關(guān)。

  江蘇所在的長(cháng)三角,上海是絕對的龍頭,江蘇的眾多城市,在產(chǎn)業(yè)鏈的上下游位置上,其實(shí)是相對平等的,它們都為上海做產(chǎn)業(yè)配套,都接受上海的輻射。

  這也意味著(zhù),江蘇缺少足夠多的鏈主企業(yè),鏈主企業(yè)往往都在上海。

  所以我們看到,縣域經(jīng)濟強大的江蘇,民企500強數量能遠超廣東,2023年江蘇入圍企業(yè)是89個(gè),廣東是50個(gè),但江蘇位于全國塔尖的龍頭企業(yè)數量較少,不像廣東那樣,擁有騰訊、萬(wàn)科、比亞迪、正威等眾多響當當的民企。

  也因為有龍頭企業(yè)撐著(zhù),廣東民企500強的入圍企業(yè)雖然要少很多,它們的營(yíng)收總規模卻只比江蘇少2000億元左右。

  由此可見(jiàn),江蘇的散裝,幾乎是全方位的。不僅區域落差小,城市間的實(shí)力旗鼓相當,就連頭部民企的實(shí)力,看上去也更加均衡。


  04

  廣東和江蘇,誰(shuí)能笑到最后?

  或許,我們可以換一個(gè)問(wèn)法:集中發(fā)展和均衡發(fā)展,到底誰(shuí)會(huì )勝出?

  如果從模式之爭的角度,去看待粵蘇之爭,可以得出一個(gè)粗淺的結論:哪怕經(jīng)濟第一大省的位置易主,廣東和江蘇在較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內,都很難建立絕對的領(lǐng)先優(yōu)勢。

  資源集中,有利于規模效應,但抗風(fēng)險能力更弱;均衡發(fā)展,后勁更足,但缺少龍頭去全國搶資源。發(fā)展模式并沒(méi)有絕對的好與壞,就像強省會(huì )戰略,無(wú)所謂對不對,只有適合不適合。

  因此,粵蘇之間的追趕才能一直持續三十多年,始終拉不開(kāi)差距。它們的落后與領(lǐng)先,不是取決于模式的優(yōu)劣,而是取決于自身的調整能力。

  事實(shí)上,2013年到2015年前后,江蘇一度逼近廣東,這也是因為廣東前些年率先開(kāi)啟“騰籠換鳥(niǎo)”,淘汰了大量產(chǎn)業(yè)。在度過(guò)了轉型升級的陣痛期后,憑借著(zhù)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,廣東很快又將優(yōu)勢擴大化。

  近幾年,江蘇步步緊逼,大有反超廣東的趨勢。但拉長(cháng)周期來(lái)看,誰(shuí)能保證江蘇能一直維持增速領(lǐng)先狀態(tài),而外貿承壓的廣東不會(huì )及時(shí)調整呢?

  經(jīng)濟第一大省之爭,未來(lái)依舊大有懸念。也恰恰是因為有懸念,粵蘇兩省都很難建立壓倒性?xún)?yōu)勢,不過(guò),這也好,這樣它們才有足夠的競爭壓力,去當好全國經(jīng)濟的火車(chē)頭。


6659f669d59f6.JPG


  筆者認為,廣東和江蘇是良性競爭,是兩個(gè)對全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做出巨大貢獻的省份,一個(gè)珠三角,一個(gè)長(cháng)三角,有著(zhù)無(wú)可匹敵的先天優(yōu)勢,同時(shí)也擁有各個(gè)企業(yè),人民的奮斗努力,內地和西部很多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落后省區都有這兩個(gè)省份的大量援建項目,所以不論是誰(shuí)的落后領(lǐng)先,都是我國的重點(diǎn)省份,始終相信只有大家共同努力,才能一起打造更為輝煌的明天!

新聞推薦News recommendation